又一家上市公司董事长被抓!姚明曾是十大股东,鼎晖半脚踩雷

2017年,风语筑创始人李晖在IPO庆功宴上意气风发的说:“好玩的时候才刚刚开始”。

2019年11月12日,风语筑于收盘后突然公告,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兼总经理李晖,因涉嫌串通投标罪于2019年11月12日被北京市公安局顺义分局刑事拘留。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有16家上市公司的17位实控人、董事长因涉刑事犯罪被采取强制措施。牵涉股民超过77万,蒸发市值合计超700亿。从原因看,主要涉嫌虚开发票罪、违规披露、涉嫌行贿罪、涉嫌黑社会犯罪等。

临近年末,狂风骤雨仍不能停歇。

实控人被刑事拘留

多家关联上市公司股价齐跌

12日盘后,风语筑发布公告称,公司于2019年11月12日收到《北京市公安局顺义分局拘留通知书》,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兼总经理李晖因涉嫌串通投标罪于2019年11月12日被北京市公安局顺义分局刑事拘留,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据悉,李晖被抓事发非常突然,事前没有任何征兆。

风语筑的运营主体为上海风语筑文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8月,注册资本约2.9亿,法定代表人为李晖。主要业务是为各类场馆及空间提供数字文化展示体验系统的策划、设计、实施和维护服务,为城市观展人群提供基于IP的商业收费展览。

据野马财经报道,对于串通投标罪的定刑,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周亚珠律师表示,串通投标是扰乱市场秩序的行为。情节严重的最高可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如若罪名成立,不仅投标人的保证金可能会被没收,而且还会罚款以及没收违法所得,甚至会取消投标资格或吊销营业执照等。

该消息一经披露,市场反应迅速,今日风语筑开盘后一字跌停,报14.81元/股。截至收盘市值缩水超过4亿元,目前市值为43.21亿元。

天眼查数据显示,风语筑涉及的A股上市公司包括:长江证券、海欣股份、葛洲坝、长江电力,今日,这些公司股价全部下跌。

资本大佬鼎晖半脚踩雷

姚明差点损失百亿

企查查数据显示,风语筑第一大股东和第二大股东分别是李晖妻子辛浩鹰和李晖,辛浩鹰持股36.6%,李晖持股27.74%,两人合计持股61.34%。

官网信息显示,风语筑创始人李晖毕业于同济大学建筑系,曾任中国电子工程设计研究院深圳分院设计一室建筑师、上海建境建筑造型有限公司总经理,还曾经担任上海市静安区政协委员、静安区工商联副会长、《时代建筑》编委、《室内ID+C》编委,同济大学职业生涯教育特聘创业导师。李晖于2003年创立风语筑,并于2015年进行股份制改制。2017年10月,风语筑成功登陆上交所主板上市。

除了夫妻二人,风语筑背后还有不少明星股东的身影。蹊跷的是,在李晖被刑拘的两个月前,似乎各个股东已经发现端倪。天眼查数据显示,今年9月21日,有13名股东告别风语筑,退出股东行列,实现套现。

其中包括篮球巨星姚明,和投资大佬“鼎晖系”。

风语筑招股说明书显示,篮球巨星姚明在2015年时,以7.8元/股的价格,向风语筑增资507万元。增资完成后,姚明直接持有风语筑0.6%的股份,并持有发行人股东上海宏鹰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10%股权。两者合计相当于持有了风语筑98.5万股,在上市之初,曾位列风语筑第六大股东。

事实上,姚明于2003年,李晖夫妇成立上海风语筑广告有限公司时便已成为公司股东。彼时,姚明才刚刚进入NBA火箭队开始打球。

今年三月,另一个也叫“风语筑”的公司裁员公告,让投资者误以为是风语筑要裁员,导致其股价大跌4.45%,导致姚明的股票账面浮亏百万,好在公司澄清后股价慢慢涨了回来。

不过根据公告显示,姚明的股票解除限售日期为2018年10月20日,在2019年三季报的十大股东名单中已看不到姚明的身影。

还有上海鼎晖百孚财富管理有限公司-上海鼎晖达焱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上海鼎晖达焱”),该公司为是风语筑流通股主要股东,今年三季报显示,该公司持有风语筑182.66万股,流通股持股比例为0.63%,是第五大股东。而上海鼎晖百孚财富管理有限公司-上海鼎晖达焱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正是资本“大佬”“鼎晖系”的一员。

据2018年10月17日“首次公开发行限售股上市流通的公告”,上海鼎晖达焱持有的800万股获得解禁流通。800万股的数量占比不大,所以当“鼎晖系”进行减持时,并没有相应的减持公告。风语筑2019年一季报显示,“鼎晖系”已经默默减持数百万股,截至一季度末的持股数量降到了218万股。

年内16家A股上市公司实控人被抓

内幕交易罪最频繁 目前已入刑法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有16家上市公司的17位实控人、董事长因涉刑事犯罪被采取强制措施。牵涉股民超过77万,蒸发市值合计超700亿。

值得注意的是,从涉嫌罪名看,内幕交易罪涉及上市公司数量最多。市场人士认为,部分上市公司实控人爆雷,和公司擅长做题材、讲故事有关,而部分高管个人失德更是成为上市公司隐藏的“大雷”。

此前行政处罚最高60万的罚款,以及不伤及其痛处的公开谴责,不足以震慑上市公司部分漠视法律的高管,特别是最受伤的股民,没有配套的集体诉讼和民事赔偿制度,一度让投资者维权艰难。

但这个现象已经发生改变。被证监会行政处罚之后,也可能被追究刑事责任。

2019年6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关于办理操纵证券、期货市场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关于办理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两个司法解释的出台,对操纵证券期货市场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犯罪的认定和定罪量刑标准作出了更加明确的界定,对于依法惩治证券、期货犯罪,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维护投资者合法权益提供了更加有力的法律武器。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